歡希書屋

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人在孃胎:我把女帝姐姐們都打哭了討論-第90章 縛仙鑒賞

人在孃胎:我把女帝姐姐們都打哭了
小說推薦人在孃胎:我把女帝姐姐們都打哭了人在娘胎:我把女帝姐姐们都打哭了
第九区。
一个巨人,坐在山巅之上,双目微闭,身边全部是恺恺白骨。
突然间巨人感到神魂一颤,猛地睁开双眼,一口血喷出来,血水喷溅在山体上,一阵白烟升起,山体被腐蚀得坍塌了一大片。
“敢灭我分身,吸我魂力,生人……你该死!”
尸尊刚站起来,白骨全部成了灰烬,脚下的高山,瞬间被压为平地,周边的空间碎成了一块块碎片散落。
第九区的鬼物感到这恐怖的气势,全部瑟瑟发抖,朝着尸尊的方向跪拜。
强者的威压,让弱者抬不起头,直不起腰杆。
“那个生人的气息,在第一区!”
尸尊冲天而起,正要去火山的时候,一道黑影挡在他的面前,轻笑道:“尸尊为何动怒?”
“是你!”
尸尊抬手一压,四周白骨突然出现,抓向那道黑影。
黑影结了个手印往上一拍,轻松地挡下来。
“在妖鬼林,谁敢惹你尸尊生气!”
他凌空站在尸尊面前,如同蝼蚁一般渺小,却谈笑自若,云淡风轻。
“鬼宗主!”
尸尊慢慢地收敛了气势,又道:“我听说,最近很多外面的人,进入妖鬼林试炼?”
鬼宗主点头道:“正是,你身处九区,哪个生人能惹你生气?进来试炼的,蝼蚁罢了!这些事情暂且不谈,大阵的事情,已经做得如何了?”
师尊淡淡道:“我妖鬼林的事情,用不着你过问。”
“我的确不便过问,可是妖鬼林,如同一个牢笼,把你困在这里,若是强行到外面,就会灰飞烟灭,这数千年来,你甘心永远在这里?”
“若我甘心,就不会与你联手,我如何做,无须你指手画脚。”
“你这暴脾气……若不是上面的人催促,我也不想踏进这个鬼地方。”
鬼宗主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中洲的大阵,师道宗那个大长老已经布置完毕,东洲的大阵,我鬼仙门的已经准备好了,想来妖鬼林的我也无须操心,现在只剩下西洲,不好处理。”
尸尊沉默了。
“缚仙阵,连仙都能缚,我们距离仙路,不远了。”
鬼宗主,正是鬼仙门的宗主。
他身穿黑袍,看不到正脸,但和这里的鬼物一样,阴气外露,阴阴森森。
“缚仙?”
“笑话!”
“区区一个天阶破阵,企图缚仙,更是天大的笑话。”
“凡人再怎么修炼,终究还是凡人。”
尸尊不屑地冷笑。
鬼宗主不紧不慢道:“你我出窍境,在那群人面前,一捏即碎,他们已经和仙人无疑,有这个能力,若不能缚仙,你又怎会答应合作?最后别忘了我们的大事。”
把应该说的都说完了,他消失在原地。
“凡人也敢言缚仙,无知可笑!”
尸尊失笑,抬头看向天空。
“我全盛之时,仙人在我眼前,皆如蝼蚁!”
“若能出去,踏碎仙域。”
“还有那个生人,我要吃其血肉!”
他感到神魂力量,被削弱了大半,境界也受到影响,差不多要掉落,否则刚才那一击,能把鬼宗主打退。
分身的陨落,对他的影响很大。
猎杀狼性boss
——
太虚宗,贡献碑前面。
宗主元柏带领一众长老,来到这里,再亲眼看着洛渊名字后面,真的是一千多贡献点,超越了大部分外门弟子,甚至内门弟子,都有几个人比不上。
“能斩杀灵寂鬼物,确实不一般,我们外门成立以来,此子最为妖孽!”
一个外门长老感慨说道。
另外一个长老道:“会不会是贡献碑出问题了?”
“绝无可能!”
元柏摇头道:“贡献碑是先祖留下的,数千年来,从没出过错,我检查过了,阵法也没问题。”
他记得洛渊这个名字,当初酒前辈专门来找,说无论如何,都要让洛渊入门。
哪怕无法通过试炼。
“真不愧是酒前辈推荐的人,逆天啊!”
元柏心里在想,但其中缘由他没有说出去。
凤晴说道:“洛渊的身份,查清楚了吗?”
“查清楚了,融灵中期,来自洛城,普普通通。”
外门的大长老连忙说道。
这些信息,当初在报名考核时,洛渊留下来的,炼丹大师的身份,被他隐藏着。
凤晴又道:“以融灵的修为,斩灵寂的鬼物,哪怕有什么克制鬼物的法宝,越级越得那么厉害,洛渊绝对是我们太虚宗成立数千年来,最妖孽的弟子之一。”
其他人纷纷点头,表示赞同。
听着他们如此夸奖自己的心上人,沐言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,连忙道:“宗主,他那么厉害,但深入第三区很危险,你能不能进去把他带出来?太虚宗不能失去一个天才。”
元柏正想说不需要,毕竟有酒仙人在背后,应该不会有危险,但话还未开口,贡献碑上,红光一闪。
“又……又变了!”
“一百万,一次增加了一百万!”
“这怎么可能!消失了两百多年的太上长老,最多的一次,也只涨了五十万。”
听到有人惊呼一声,沐言连忙抬头看去,惊讶地捂住小嘴。
李清露也呆了呆,刚才一千多贡献点已经很不可思议,眨眼间成了一百万零一千六百多,直接冲进前二十,成为一堆金字当中,唯一的红字,洛大师在里面到底做了什么?
“他这是,斩了出窍境的鬼物!”
大长老姜贤惊讶道:“出窍的鬼物,只在第九区,一共三个,此子竟然……如此逆天!”
以融灵中期的修为,剑斩出窍鬼物,纵横第九区!
这个想法,同时在众人脑海里出现。
如果在考核中陨落的弟子,名字会自动消失,但是洛渊的名字,依旧留在上面,红光闪烁得极其明显。
“宗主,你快去救他!”
沐言快要哭了。
哪怕真的斩了出窍鬼物未死,洛渊也有可能身受重伤,随时陨落。
她很害怕。
李清露也很害怕,却发现沐言和自己一样害怕。
“她不会……不会吧?”
她心里想着,好像看穿了什么,轻轻地咬着银牙,开口道:“宗主,你不能让这种奇才,陨落在妖鬼林。”
元柏犹豫了好久,觉得她们说得有道理。
“我看,肯定是贡献碑出错了!”
这次说话的,是二长老秦敬,高声打断道:“以融灵中期的修为,斩杀出窍的鬼物,诸位认为,有这个可能?”
众人同时摇了摇头。
斩杀灵寂,已经是他们能接受的极限,若是出窍,哪怕他们宗主亲自出手,也做不到如此。
太上长老道长平,或者有这个能力。

Categories
玄幻小說